奈曼旗人才网

奈曼旗人才网

奈曼旗人才网更专注于奈曼旗地区网络招聘和人才精英的选拔,给企业部门提供精确人才简历查询,让奈曼旗人才透过职位搜索功能查阅奈曼旗人才市场动态行情,正确的测评奈曼旗人才能力等。

菜单导航
奈曼旗人才网 > 人才发展 > 正文

“民法典的诞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”

作者: 奈曼旗人才网 更新时间: 2020年06月30日 10:59:58 游览量: 100

简述:

我国著名民法学家金平在阅读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。记者解小溪摄/视觉重庆金平(二排左四)参加第三次民法

“民法典的诞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”

我国著名民法学家金平在阅读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。记者 解小溪 摄/视觉重庆

“民法典的诞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”

金平(二排左四)参加第三次民法典起草时与起草小组全体同志合影。(受访者供图)

  6月26日,歌乐山下。在西南政法大学老校区的一栋老宿舍楼里,精神矍铄、98岁的西政退休老教授金平迎来他的学生谭启平教授和数家媒体记者。

  “我前后3次参与了民法典起草活动。”手捧红色封面的大字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,金平眼泛泪光,“有生之年看到民法典的问世,此生无憾!”

  金平是著名的民法学家和法学教育家。他是新中国民事立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,先后参与了1954年、1962年、1979年开始的新中国民法典三次起草活动,被喻为中国当代民法史的“活化石”。谭启平是西政民商法学教授、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、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成员,也是民法典“侵权责任法”分编的牵头人之一。

  “只有这个时代,才能产生民法典。”金平认为,几代人的努力下,党领导各族人民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更加成熟,法律界也有了充分的理论实践基础,一切都是水到渠成,“民法典的诞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”。

  除了金平和谭启平,在西政这所新中国最早建立、培养法治专门人才最多的高等政法学府里,还有不少教授和学者一代代接力,为民法典的编纂和宣传贡献着他们的力量。

  “活化石”三次参与民法典的起草工作

  “我的名字叫金平,平等的平,公平的平。也许就因为这个‘平’字,让我的这一生,与民法结下不解之缘。”6月26日,金平在回忆中娓娓道出自己和民法的缘分。

  出生于1922年的金平,是安徽金寨县山区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。曾在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事政治大学学习,后在曲靖人民法院任副院长。

  1954年9月,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,颁布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,随即民法与刑法相关起草工作也于当年启动。已调到西南政法学院(现西南政法大学)担任法学教员的金平接到通知,要他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室报到,参加民法典的起草工作。

  “当时我只有32岁。”金平说,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没弄明白,为什么会选自己这样一名年轻教师参与立法,“后来渐渐明白,立法之不易,国家提前布局形成梯队,为未来立法工作培养人才!”

  起草民法典的办公地点在中南海。参加日常工作的同志有30多位,有高等政法院校的教师,还有法官、法学研究人员等。工作小组按照“党的领导、群众路线、从实际出发”三条立法原则,做了大量调研,并形成征求意见稿。但这次起草因各种原因被中断。

  1962年,经济建设开始复苏,民法典的起草工作又被提上议程。金平受邀再次北上。1964年民法草案试拟稿完成,并铅印成册,但后来民法典的起草工作又一次中断。

  1979年,我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,金平又一次受邀到北京参加第三次民法典的起草工作,并担任所有权分组的负责人。

  “1980年8月,大家草拟出一个民法草案‘试拟稿’,并开始向部分经济单位和政法部门征求意见。这个草案包括总则、财产所有权、合同、劳动报酬和奖励、损害责任、财产继承共六编,计501条。后来我们又修改了3次,到1982年5月形成了第四稿。”金平回忆,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,社会经济、生活都处在急剧变动之中,民法典所涉及的内容广泛而复杂,最终中央决定,以“改批发为零售”的思路,采取成熟一个、通过一个的办法,针对现实生活中的一些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先制定一个民法大纲。这就是1986年4月12日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。

  “党的领导、群众路线、从实际出发”是非常重要的根本原则

  对于参与这3次民法典起草活动,金平表示:“每一次都有收获。”

  “真理越辩越明。法学体系的成熟还需要实践的积累,三次立法活动为我国的民事立法积累了理论基础,培养了人才。”金平告诉大家,在几次民法典的立法过程中,学者们的讨论非常激烈,代表了那个时期社会上不同思想的交锋。

  “金老师提出民法调整对象的‘平等说’,无疑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。”金平教授身旁,1985年师从金平攻读民法学硕士的谭启平教授补充道,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关于民法调整对象的问题曾一直困扰着民法学界,关于民法究竟调整什么样的社会关系的讨论成为上世纪80年代最热门的法学问题之一。